一齐闲暇不变的任务都是高危机职业

母婴用户    2019-11-18 16:28     浏览 33333 

  

一齐闲暇不变的任务都是高危机职业

  

一齐闲暇不变的任务都是高危机职业

  

一齐闲暇不变的任务都是高危机职业

  只要想想稳定在一个地方,几乎放弃与外界的接触,交往的都是一个系统内的人,我就不寒而栗,最终在HR的不解中放弃了那个工作。

  确实,那是一个理想的职业,薪酬高,休息时间多,福利多,公司基本都是校友,面试我的人就连未来公司篮球队的位置都给我了,连业余时间都包办,可以说除了老婆不发啥都发。

  真正的稳定是你在风暴之前就未雨绸缪,抓住机会学习,野蛮生长,而不是说燕雀处堂不知大厦之将倾,在你最好的年华,满足于优越感和舒适区。

  20年前的时候,当她们青春年少,2000-3000的工作,还能让他们维持相对还算体面的生活,他们所说的,青春交给收费站,其实就是蹉跎青春,浪费时间在一个单调重复的工作上,心安理得的混日子。

  那时候的售货员,是人人羡慕的职业,殴打顾客的事,是常有发生的,我父亲主要的工作之一是给柜员做思想工作,让他们承认打人有错。

  30多岁的时候,也同样会遭遇工作危机,本来高枕无忧的生活一下子跌入谷底,有些甚至万劫不复。

  36岁的员工大姐,哪来的自信,在这个任何人都可能被随时淘汰的时代,敢说自己除了收费啥也不会,而且也学不会了。

  不是所有的稳定都是受穷,但是如同华为的程序员,中兴的工程师们,外企的中层们一样,稳定的最大问题在于形成了一个舒适区,而通常只有极少数意志坚韧的家伙,可以突破舒适区。

  「我今年36了,我的青春都交给收费了,我现在啥也不会,也没人喜欢我们,我也学不了什么东西了。」

  为什么?就是因为在他们看来,清闲事少,稳定。但是这种稳定不叫稳定,这叫偷懒,叫一成不变的混日子。希望不用付出太多努力就能获得长期可持续的、足够维持舒适生活的收入。

  在我们的一生,我们甚至要经历最少两次的重大改变,而这种改变,任何一次抓住机会都意味着巨大的财富和成功,但同时,也意味着,任何一次跟不上时代,都意味着你要被历史的车轮狠狠碾轧。

  这位收费员大姐工资不高,工作技能也没有,认知范围也有限,固然有可悲之处。

  100年,第二次工业革命到第三次工业革命之间有50年。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前,一个人如果足够幸运,他的工作经验,还能够支撑他完整的度过一个平稳的 30 年。

  20年过去了,即使不发生任何结构性的变化,在别人的行业随着业绩节节攀升的时候,你的薪资还是雷打不动,单是这二十年间,物价的上涨已经把你的稳定变得一无是处。所以,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稳定的受穷。

  ,找到一个机会调入了政府,当时的政府干部,待遇远远比不上售货员,当时的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

  本文作者:霍老爷,在人际相处、个人管理及成长等方面具有独到见解,文章被收藏数百万次,曾创作数十篇 10w+ 阅读量文章,文章被其他公号转载累计超过上万次,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识别关注这位优质大咖。

  唐山撤销周边收费站,工作人员反对:“我的青春都交给收费站了,现在啥也不会”,你怎么看?

  工业革命之前的古人,在他们有生之年甚至祖孙几代之间,他们生活的世界可能从来不会发生变化,所以木匠的儿子是木匠,木匠的孙子还是木匠,木匠的孙子可以完全使用跟爷爷一样的手艺谋生。

  这种收费站很多人头疼已久,莫名奇妙地收费不说,还是造成道路拥堵的源头。好好的公路,隔段时间就要被迫停下交费,市有市界,县有县界,实际上已经成为大家出行的一个阻碍,对于从事交通运输业的人来说,更是阻碍发展的一大杀手。

  真正的稳定不是来自外界的施舍,不是来自于体制的庇护,而是来自于自身,把命运把握在自己手里才是稳定。

  唐山撤销周边收费站,工作人员反对:“我的青春都交给收费站了,现在啥也不会”,你怎么看?对于唐山的大多数人来说取消收费站是一件惊喜且惊讶的事。首先,唐山市境内的几个收费站身份可以,比如唐山...

  我父亲曾经是当地百货大楼的副经理,那时候的百货大楼,员工守则贴在柜台上,其中第一条就是:不准殴打顾客。

  offer,但最后犹豫再三还是拒绝了,那个公司的人事非常惊讶,他说「从来没有人在拿到offer后拒绝我们」。

  ,网上流传的一个视频里显示,这些收费人员围住了领导要一个说法,在人社局已经按照《劳动法》给予经济补偿的情况下,要求政府解决工作。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之所以搞运输越来越不赚钱,就是因为这些拦路虎的存在,把本来就微薄的利润降到了最低。

  收费站的收费员这种工作,不要看不起眼,薪资也不高,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有很多人,为了这样一份工作,甘愿花上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去疏通关系,走后门来获取这样一个职位。

  但没有几年,当他在政府开始站稳脚跟,百货公司转入市场竞争,曾经那些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同事一下子从天之骄子变成了市场的弃儿。